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非洲男孩与熟女
非洲男孩与熟女

非洲男孩与熟女

从三亚回来的第三天下午,陆阿姨就接到了单位的紧急通知,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去了医院。
-  快到傍晚,陆阿姨才回来,回来之后,我说:「宝贝,到底什么事儿啊,咱刚从三亚回来,连口气儿还没喘呢,就这么着急地叫你去上班?」-
  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其实就是护理一个受伤的足球运动员。」-
  「哪还至于紧急通知你吗?医院不有的是人吗?」
-  倩倩说。-
  「可是人家俱乐部是缴了重金的,而且这个俱乐部也是咱们这里的一块招牌,市有关领导也给医院打了招呼了,要求医院用最好的护理设备和护理人员,要尽快的让这名球员康复,还说什么马上要进入赛季最关键的时刻了,这名球员对他们非常得重要。医院一听是这么个情况,当然不敢怠慢了。」
-  「宝贝,知道这个队员是谁吗?是那个俱乐部的?」-
  我问到。-
  「华伟,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啊?问这干嘛啊?」-
  陆阿姨说。
-  倩倩说:「哎呀,妈妈,你忘了,人家华伟可是个超级球迷啊,你一说是足球运动员,他当然『来电』了。」-
  「哦,原来如此啊,我说华伟怎么这么关心呢。不过下午就是开会和制定护理计划,没见着人,我明天才开始正式上班,所以明天就知道了,等等吧,小宝贝。」
-  「哦,好的!」-
  我点点头。
-  第二天下班之后,陆阿姨刚进家门,倩倩就问:「妈妈,见着人了吧,快给华伟说说吧。」-
  「嗯,见着了,是个黑人球员。」
-  陆阿姨说。-
  「宝贝,是不是叫乔伊- 雅各布啊?是咱这儿**俱乐部的主力球员。」-
  我问到。-
  「没错啊,你怎么知道的啊?」-
  陆阿姨满脸惊讶的问。
-  「这不前段时间咱们这里的新闻报道过吗?说是在一场联赛里,乔伊- 雅各布右膝十字韧带严重拉伤,当时就被送到了你们医院,最后诊断结果出来了,他将至少缺阵两个月的时间,作为球队的主力后腰,他的受伤对于球队的实力损失非常的大,如果不能及时康复,球队的保级形势将非常严峻。」-
  陆阿姨说:「嗯,你说的没错,看来你对他很了解啊?」
-  「了解倒谈不上,就是知道他的一些基本情况。」-
  我颇为得意的说。-
  「那快说说啊!」-
  陆阿姨催促道。
-  「妈妈,你这么想知道他的情况,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?」
-  倩倩冷不丁的说了一句。-
  陆阿姨顿时满脸通红的说:「别胡说八道,他不是我护理的病人吗,我了解一下他的情况,又怎么了?我看上他,他才多大,我多大啊?可能吗?」
-  倩倩马上说:「我补习老师多大,你多大?华伟多大,你多大?看上了就看上了,干嘛不承认啊?」-
  看倩倩又在调侃陆阿姨,我赶紧出来解围,说:「倩倩,别闹了,阿姨不就了解点病人的基本情况吗,至于像你说的那样吗?」
-  我说完后,倩倩笑着不再言语了,我继续问陆阿姨:「宝贝,乔伊的汉语说的不错吧,几乎不比咱们差吧?」
-  「嗯,非常的好,如果不看人,光听他的说话,那和中国人没什么两样。」
-  「可不,毕竟在中国待了八年多了,汉语说得这么好,也不奇怪啊!」-
  「他在中国待了8年了,怪不得呢!华伟,他也就20岁左右,怎么就在中国待了8年啊?难道他12、3岁就到了中国?这也太早了吧!」
-  陆阿姨问到。-
  「他就是12岁来中国的,当时中国刚刚开始职业化没多久,尤其是第二年,球市相当的火爆,开始咱们这里的俱乐部踢得是乙级联赛,球市也相当不错,第二年升甲B了,球市更上一层楼,于是俱乐部就雇佣了一个尼日利亚助理教练,在他的建议下,俱乐部就在他的家乡挑了5个条件不错的孩子来中国踢球,不过后来随着中国足球的整体环境越来越差,一些中小俱乐部越来越难以生存了,这5个孩子只有乔伊算是踢出来了,剩下的4个早就不踢球了。」-
  「那另外4个都干嘛了?」
-  倩倩问到。
-  「都混迹于咱们这里的黑道,有两个参与犯罪时被当场抓获,后被遣送回国了,还有两个是咱们这里一个老大的得力打手,也算是咱们这里黑道上比较有名气的人物了。」
-  「看来只有乔伊情况好一点,他们真可怜,12岁就来中国,他们家里同意吗?」-
  陆阿姨说。-
  「我听说在他们家乡部落的冲突非常的厉害,多半他们都是孤儿,如果不是孤儿,在那种条件下,父母也巴不得让他们离开,再者说了,大多数非洲家庭穷的就剩下的孩子了,孩子那么多,一两个离开父母,父母也很无所谓的。」-
  「华伟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?」-
  倩倩刚说完,陆阿姨就接茬:「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?」
-  「我不是球迷吗,职业化刚开始那会,我刚喜欢上足球,于是只要是有关足球的,我都看,特别是咱们这里的球队的情况,在那个时候基本上是了如指掌,因为他们5个是那会来中国的,所以我知道,也了解,要是现在,别说是外国人了,就是国内球员的情况也懒得了解。」-
  「哈哈,华伟哥哥,中国足球让你很受伤,是不是!」-
  倩倩说。
-  「岂止是很受伤啊!已经完全放弃了,不抱任何想法了!」-
  我淡淡的说到。
-  「可怜的华伟,呵呵!」
-  陆阿姨笑了笑又接着说道:「走吧,咱们出去吃完饭吧,待会我还要上夜班呢,不想做饭了。」
-  「啊?按说人到了你们那里,就应该快康复了,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?」-
  倩倩不解的问。-
  「谁说不是呢,可人家是缴了重金的,市里也打了招呼,医院就不得不重视,就是装样子最起码表面上也得弄得兴师动众的,所以就苦了我们了,夜班也就没商量了,而且护士长要看大、小两个夜班。」-
  陆阿姨不无抱怨的说到。
-  此后的几天,陆阿姨一直都是傍晚上班,早晨下班。因为夜里倩倩一个人不敢待在家里,陆阿姨上夜班也需要人送,所以我就住到了倩倩家,一般都是我们先送陆阿姨上班,回来后我就留下来和倩倩做伴。
-  又一次送陆阿姨回来后,倩倩说:「华伟,你不觉得妈妈最近有些异常吗?」
-  「啊?什么异常?」
-  我问到。-
  「你没发现吗?妈妈每次上夜班的时候,总是很期待的样子,下了夜班之后,尽管身体很疲惫,回来之后要睡很长时间才能恢复,但是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疲惫,反而是一种很快乐的表情。」
-  「确实是这样,不过也许是阿姨好久没上夜班了,偶尔碰上特殊情况,要看两个夜班,难免会这样!」
-  「好久不上夜班了,一下子又让你上夜班,你愿意?」
-  倩倩回了我一句。-
 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到:「呵呵,那肯定不愿意了!」
-  「所以啊,这不是理由,这里面一定有问题。」
-  看到倩倩已经觉察出来了,我也没有必要再装了,于是我非常认真地说到:「倩倩,其实你说的这些我注意到了,甚至在阿姨打听乔伊的情况的时候,我就觉察出了一些异样。」-
  「呵呵,我就说嘛,我们的华伟怎么这么迟钝,原来是装的啊!妈妈在打听乔伊的时候你是怎么觉察出来的?」-
  「你想啊,护理人员了解病人的基本情况是很正常的事情,阿姨完全可以向俱乐部或者乔伊本人了解,但是阿姨问我的那些情况,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护理人员应该知道的范畴,如果直接问俱乐部或者乔伊本人,未免有些唐突,所以在聊天的过程里,无意中知道我了解乔伊的情况,就一个劲儿旁敲侧击的问我了。」-
  「嗯,没错,华伟,还记得聊天时我问过妈妈一句『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?』,然后妈妈就满脸通红的否认,看来那句话是说到妈妈心坎上了,否则,绝对不会那样的。」
-  「如果咱们猜的没错的话,阿姨确实是喜欢乔伊,而且可能已经……」-
  说到这里,我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-
  「啊!如果是这样,妈妈也太那个什么了吧。」-
  倩倩惊讶的说。-
  「呵呵,这有什么啊?」
-  「华伟,如果是这样,你不会对妈妈又不好的看法吧?」-
  倩倩看着我的眼睛问到。
-  「当然不会了,阿姨有自己的生活,只要阿姨喜欢,别人是无权干涉的!」
-  「华伟,你真好!」
-  倩倩抱着我的胳膊说。
-  「这就好了?」
-  「嗯!不过妈妈也真是的,喜欢就喜欢吧,还偷偷摸摸的!」-
  倩倩抱怨道。-
  「可能是阿姨想的有点多了,怕咱们不高兴了。」
-  我说。-
  「哼,就是不高兴了,居然还瞒着我们!」
-  「那你想怎么样啊?这种事儿阿姨捂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主动告诉人呢?难不成要揭穿阿姨的这点事儿?」-
  我问到。-
  「捂别人可以,对于咱们,有什么不能说的,她也保密,这就是妈妈的不对了,所以一定得让妈妈认错。」-
  「那你想怎么样?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你无论怎么问,只要阿姨不想说,都是白搭。」-
  「华伟,你以为我傻啊?还直接去问?不过只要找到证据,什么都好说了。」-
  倩倩眨着眼睛说边完,就拿出了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。-
  看到了钥匙,我知道倩倩已经有主意了,我问到:「这是阿姨办公室的钥匙吧?你是想到阿姨办公室找证据吗?」-
  「没错,华伟好聪明!我是这样想得,在妈妈送明天上夜班的时候,就别回了,等她进了单位之后,肯定要先换护士服,之后是安排护士的工作,在这个时候你悄悄的进入她的办公室,然后藏到那个有镜子的衣柜里,那个镜子是特制的,从里面能够看到外面,在派完活儿之后,乔伊肯定会在妈妈回办公室不久之后就过去的,而且在下班之前,妈妈是不会换衣服的,后半夜的时候还会给下一班护士派活儿,这是时候,你就可以出来了。」-
  倩倩说完之后,我非常得纳闷,难道陆阿姨连主任和她的关系也告诉了倩倩,否则倩倩是怎么知道衣柜镜子的事情的?如果真是这样,陆阿姨和倩倩可真是无话不谈的母女了。而且倩倩又非常肯定乔伊一定会去陆阿姨的办公室,难道这也是陆阿姨告诉她的?这不能够吧,要是这样,那倩倩何必让我去找证据呢?
-  「华伟,你怎么了?愣什么神儿呢?」
-  倩倩说。
-  「倩倩,我是在想,你怎么知道阿姨办公室的衣柜镜子是特制的?你怎么能够那么肯定乔伊一定会去阿姨的办公室呢?」
-  我问到。
-  「妈妈办公室的衣柜镜子是她们主任给换的。那会妈妈刚刚结束和补习老师的关系,我又去了外地上卫校,妈妈一个人过得很寂寞,而她们主任一直很喜欢她,追得也很辛苦,为了多看几眼妈妈,他经常藏在衣柜里。后来他(她)们就在一起了,而我在放假的时候知道了他(她)们的关系,妈妈索性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,所以我知道镜子是特制的;乔伊为什么一定会去妈妈的办公室,是因为我白天看了妈妈的短信,最近几天妈妈每到晚8点都会给一个号码发信息,让他到办公室做例行检查。妈妈是专门护理乔伊的,她不可能给别人发的。」-
  「倩倩,你不做特工可真够可惜的啊?」
-  我笑着调侃道。-
  「你也是个做特工的好材料啊。」-
  「和我有什么关系,这些都不是你策划的吗?」-
  「我策划,你执行,缺一不可嘛!所以说你也是块好材料啊!」
-  「先别说我了,说你吧,我午夜去阿姨的办公室,你呢?一个人敢在家里待着?」-
  我问到。
-  「你别担心我了,明天晚上同学聚会,散了之后可以去同学家,也可以让同学到这里啊。你7点半送妈妈上班就可以了!」-
  「原来你早有计划,这样就好。」-
  「嗯,呵呵。」-
  倩倩笑了笑……-
  晚上8点左右,陆阿姨在医院门口下了车,我给倩倩发了信息:阿姨已下车,十五分钟后我去她办公室,你在哪?-
  片刻,倩倩回过了信息:华伟,我在同学家里,明早回家,祝你成功!倩倩,吻你!
-  借你吉言,一定成功!摁过了发送键,我下了车,进了医院。-
  走到康复疗养中心,利用陆阿姨给护士门派活儿的机会,我悄悄的进了陆阿姨的办公室,钻进了衣柜里。
-  前后脚的工夫,陆阿姨回到了办公室,边走边发着信息。没一会,就响起了敲门声,陆阿姨兴匆匆的走到了门口,好像问了一句暗号,具体什么我没清楚,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,陆阿姨开了门,一个黑人迅速的闪了进来,随即就抱着了陆阿姨不停的亲吻着。-
  陆阿姨赶紧推开他,不满地说:「要死啊你?每次都这么猴急,门都没关就这样,万一被看到,你想过后果吗?」
-  乔伊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,乖乖的关上了门。-
  「快躺倒床椅上去,还是老规矩,先给你用毛巾热敷,然后做膝盖附近的肌肉按摩。」
-  陆阿姨命令道。
-  陆阿姨的话对乔伊非常的管用,不过他的手依旧不是很安分,边走还边对陆阿姨动手动脚的。-
  走到床椅跟前,非常麻利的脱掉了裤子,黝黑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的光亮,胯下的一堆生殖器官都挤在了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里,陆阿姨微红着脸,努力的不去看那里。
-  乔伊躺了上去,陆阿姨把床椅放平了,示意乔伊把右腿放在了架腿的支架上,陆阿姨把支架调整到了乔伊的小腿肚子和脚跟之间的位置。
-  「把腿伸直了,开始做热敷了。」-
  陆阿姨说。
-  乔伊伸直了右腿之后,陆阿姨从靠墙的医疗用品柜里取了一块毛巾,放在水盆里,兑好了热水和凉水浸泡了一会,拧干后放在了乔伊的膝盖上。「啊!……」-
  乔伊龇牙咧嘴地长出了一口气。
-  「是不是烫了?」
-  陆阿姨关切得问?-
  「没有,亲爱的,太爽了!」-
  「那你龇牙咧嘴的,我还以为你烫呢?」-
  「亲爱的,咱们能不能不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我现在就想要更爽的!」
-  乔伊恳求到。
-  「不行,院方给我们下了命令了,让你一个月之内康复了,如果你康复不了,我们都得负责!」-
  陆阿姨严肃的说。-
  「亲爱的,可是我已经快康复了,是俱乐部小题大做。」
-  「来中国这么久,没听过『伤筋动骨一百天』这句话吗?」-
  「我知道,但我不是伤筋动骨,是膝盖十字韧带拉伤,最多两个月就好了,我们黑人身体柔韧性要好于其他人种,我才20岁,这种小伤一个月就没问题了。」
-  乔伊讨价还价道。
-  「你刚才也说了,最多两个月就好了,可现在才一个多月,所以,你必须严格按照治疗程序来,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种,到了这里,就得按这里的规矩来。」-
  「可是……」-
  乔伊还想继续说什么,陆阿姨不耐烦的打断他,很严厉地说到:「乔伊,你磨叽什么啊?老老实实做护理,要是再喋喋不休,你现在就回房休息吧。」
-  乔伊这次彻底听话了,并且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看着乔伊的样子,陆阿姨似乎也觉得刚才有些过于严厉了,于是马上微笑着对他说:「好好配合做完护理,然后就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了!」
-  差不多5分钟之后,做完了热敷,陆阿姨取下了毛巾,然后站在了乔伊右腿外侧,面对这乔伊,把左手放在了膝盖的内侧,右手放在了膝盖的外侧,左手朝下、右手朝上给乔伊的膝盖进行按摩,过了一会,陆阿姨又把左手垫在了膝盖背后,右手手掌完全的压在了膝盖骨上轻揉着,再一会陆阿姨用左右手环抱住膝盖,然后用拇指在膝盖周围的穴位上进行按揉。-
 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基本上就是这三种按摩方式不停的变换着,陆阿姨很是敬业,乔伊很是享受,而我在柜子里热得半死,心里极度不平衡的我给倩倩发了信息:阿姨在做护理,很敬业;乔伊躺在床椅上,很享受;我待在衣柜里看着他俩,热得半死。倩倩,我很纠结,纠结你为什么说说就可以了,而我却地忍受这种折磨。
-  发过去没多久,倩倩就给我回了信息:我们的华伟太可爱了,亲爱的华伟哥哥,这是考验你意志的时候,一定要顶住啊!明天我一定好好得感谢你!好了,不说了,她们都在抱怨我呢,再发信息就该抢我手机了,88!-
  看了倩倩的回复,我很绝望,不过再看陆阿姨和乔伊,我终于在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-  陆阿姨刚才还在给做膝盖按摩的双手,已经沿着乔伊的大腿,渐渐地伸向了他的内裤,而乔伊的大鸡巴早就把内裤撑起了一个蒙古包,在感觉到陆阿姨的双手向上延伸的时候,乔伊非常麻利地把内裤褪了下来,他那硕大无比的鸡巴「砰」地一下就蹦了出来。「哇!」-
  看到他的鸡巴的时候,我差点叫出声来,实在是太大了,看来传说中黑人的大鸡巴果然名不虚传。
-  「亲爱的,快……咱们到床上去吧……我等不及了!」
-  乔伊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-  说完之后,乔伊想要起身,却被陆阿姨一把推了回去。-
  「亲爱的,怎么?」
-  乔伊不解的问。
-  「每天都那样,怪没意思的,今天换个花样吧,就在床椅上吧!」
-  陆阿姨边抚摸这乔伊的大鸡巴边脱着护士服。
-  「啊……爽……亲爱的,你想……怎样?我一切……都听……你的!」
-  「乔伊,哦…你膝盖有伤,乖乖躺着…就可以了,我这就上去。」
-  陆阿姨脱掉了护士服的同时,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-  「嗯……我听你的……亲爱的!」-
  乔伊喃喃的说到。-
  「乔伊,我马上就上来。」
-  说着陆阿姨脱掉了胸罩和内裤,上了床椅,面对着乔伊,分开双腿,跪在了乔伊腰胯两侧,乔伊用手扶着他的大鸡巴,对准了陆阿姨的阴道口,插入了之后,陆阿姨肥肥的大屁股慢慢的坐了下来。-
  然后乔伊就迫不及待得向上做起了活塞运动,「啊……爽,乔伊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,太爽了……」
-  陆阿姨的淫叫总是非常的应景。-
  在陆阿姨坐到了乔伊的胯部之后,因为角度和视线的原因,我只能看到陆阿姨的后背和听到他(她)们的淫叫,而看不到其他的情况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。
-  「哦……亲爱的,你的骚屄……总是……那么的……舒服……」
-  乔伊赞扬道。-
  「啊……是吗?乔伊……舒服……你就……好好地……好好地……肏我吧……啊……」-
  陆阿姨充满鼓励的说。-
  「好的……亲爱的……我一定……一定……要你……满意……」-
  说完,乔伊加大了动作幅度。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乔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停下来……快……」-
  陆阿姨大声叫到。
-  听陆阿姨这么叫,乔伊的抽插频率反而更加的快了。
-  「不要啊……乔伊,快停下来……啊……好疼啊……」
-  陆阿姨凄惨的叫到。
-  「啊?亲爱的…你…你……怎么了?」
-  停下来的乔伊关切的问到。
-  陆阿姨小腿跪在乔伊的两侧,直起大腿和腰板,双手大概撑着乔伊的前胸,喘着粗气说到:「啊……你的,……你的……鸡巴好大……好长啊,插的……我好疼……啊,受不了你……啊……」-
  「亲爱的,…对不起…我不知道,开始你喊不要、停下来的时候,我…我…还以为是,你很爽呢!没想到,疼才喊的,实在…对不起…啊,亲爱的。」
-  乔伊充满歉意的说到。
-  「哦……没关系的,乔伊……看来这个姿势……不适合咱们,还是到床上吧,像……那几次那样,侧卧着……比较好!」-
  陆阿姨呻吟着说,虽然大鸡巴依旧插在阴道里,但是陆阿姨已经感觉好多了。
-  「好的,亲爱的。」-
  说着乔伊就坐了起来,并没有拔出大鸡巴,而是双手托起陆阿姨的肥屁股,顺势下了床椅,站了起来。
-  「乔伊,你干嘛啊?快放我下来。」-
  陆阿姨没想到乔伊会这样地站起来,赶紧抱着乔伊的脖子说到。
-  「亲爱的,抱紧了,我要抱你到床上去。」
-  「啊,你的膝盖……」
-  陆阿姨的话还没说完,乔伊就吻着她的唇,抱起她向床边走去,无奈之下,陆阿姨只好把双腿交叉地团在了乔伊的腰间。
-  乔伊边走还边做着轻微的抽插动作,陆阿姨只能发出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-
  的呻吟声。
-  走到床边,乔伊向左手边侧卧着身体,把陆阿姨放在床上,同时自己也顺势上了床,调整好了姿势后,乔伊把陆阿姨的左腿揽到了腰间,然后大鸡巴就不停的冲击着陆阿姨阴道。-
  「爽……乔伊,……太爽了……啊……」
-  「哦,……亲爱的,我会让你……更爽的……哦……」-
  乔伊和陆阿姨水乳交融般的缠绵,而我在衣柜里依旧忍受着闷热,无论是羡慕还是不满,这个时候都已无济于事。不过好在床上比床椅角度和视线要好很多,因为衣柜几乎是正对着床上,所以床上的那副春宫图我可以尽览无余,这应该也算是老天对我的一种补偿吧。-
  就在我自我安慰的时候,「啊……」
-  一声低吼打断了我的思绪,抬眼一看,乔伊的胯部紧紧的顶在了陆阿姨的阴部,没想到这么快乔伊就完成了发射。-
  差不多一分钟之后,乔伊的鸡巴滑出了陆阿姨的阴道,长长的鸡巴软绵绵的耷拉在胯下,不安分的双手在陆阿姨的身上乱摸着,但是陆阿姨却推开了他的双手,赶紧下了床,迅速的清理了下体之后,走到床椅跟前,从地上捡起了护士服,穿好了之后,走到床边,边清理乔伊的下体对说:「乔伊,我们今天就到这吧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」-
  「亲爱的,为什么,为什么每次都这样,这才刚开始啊?」
-  乔伊不满的说。-
  「你现在是病人,等你好了之后,想怎么玩都可以,现在必须得节制,否则对你的恢复不利。」
-  陆阿姨认真的说到。-
  「可是,我已经好了,亲爱的,真的好了!没问题的!」-
  乔伊努力的证明自己已经恢复了。
-  「好了,乔伊,不要再说了。现在马上穿上衣服,回到你的病房去。」-
  陆阿姨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到。-
  看到陆阿姨恢复了一脸严肃,乔伊不再敢说话了,陆阿姨给他清理完下体之后,他就乖乖的穿上了衣服回到了病房。-
  送走了乔伊之后,陆阿姨在办公室待了一小会,就出去了,应该是去查房了。-
  我利用这难得的间隙,我悄悄的离开了医院。-
  第二天上午,倩倩回家后,我把昨晚的情况都告诉了她。
-  「华伟哥哥,昨晚辛苦了你了,奖励你!」
-  说完轻轻的吻了我脸颊一下。-
  「别奖励我了,现在证据有了,该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?总不能直接和阿姨说吧?」
-  「我也不赞成直接和妈妈说,上次在三亚就够难为她了,这次再这样,确实不太好。其实我就是想证实一下而已,没有其他的想法。」-
  「既然咱们已经证实了,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,毕竟这是阿姨的私事儿。」-
  「嗯,就到此为止吧,呵呵,华伟哥哥,往里点,我也没睡好,需要补觉。」-
  说着倩倩就上了床。
-  「你个小色女,居然也会困!」-
  我边说边刮着她的鼻子。
-  「嗯!」-
  倩倩抱着我的胳膊,靠在了我的肩膀上,微微地闭上了眼睛……